致家长的一封信

20年前的孩子,可以在学校的计算机课上学到什么?
——如何开关机,如何打开IE浏览器,如何使用Word,如何使用「画图」程序……这就是一个1987年在辽宁省出生的男孩儿,在中小学时代所接受的计算机教育。
Hi,我是Jack,WeCode的创始人。我出生在辽宁省的一个地级市,教育水平在全国只能算是中下游,虽然就读的中小学都开设了计算机课,但教学内容泛善可陈,连老师自己都写不出一行代码来。那时的我还没意识到,基础教育的差距究竟有多大。有幸考上清华之后,第一节专业课上我就傻了眼。老师问,班上有多少人在上大学之前接触过编程?七八个同学举起了手——他们大都是来自教育发达省份,中小学阶段就开始接触编程。虽然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我都在拼命追赶,但不得不说,这几位同学依旧是专业领域里做到最顶级的那一群人,毕业后,他们有的去了Google、Facebook,有的成为了TopCoder世界冠军,还有的在30岁就创业成功,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清华园的那几年,让我不再局限于眼前的小小世界。毕业之后,我干过不少正经或“不正经”的工作:在Accenture做IT咨询顾问、代表国家去非洲销售国产飞机(没错,就是天上飞的大飞机)、在风投做互联网投资,也兼职做过黑客,破解了一款国外手游,为我的毕业旅行买了单。与各国元首交流商讨,同商业领袖谈笑风生,见缝插针的闲暇时光也尽数耗在了游历名川险峰之中,每年都要积攒下国内外20万公里航程。我始终觉得,但凡经历,总有价值。
不过,就算把过去三十年的丰富经历全加起来,也都比不上创造WeCode为我带来的激动与满足。
做WeCode的初心,其实是即将身为人父的我,想要送给未来孩子一个礼物。对于我这代人,计算机基础教育的缺失并未真正造成特别大的影响,毕竟刚上大学时,大家都还在用着皮实耐摔的诺基亚,离第一代iPhone面世还有一年多时间,信息技术也远不像今日这般渗透到各行各业。然而,现在的孩子生下来就与iPad为伍,数字生活已经成为他们生命里不可抹去的烙印。特别是近几年,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发展迅速,新突破、新应用层出不穷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越来越多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。但归根结底,这些程序都是由人类设计、创造的。我希望自己送给孩子的礼物,是可以让Ta享用一生的——要成为未来世界的创造者,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者。所以,我把WeCode送给孩子,就是想要为Ta提供最好的计算机基础教育和编程教育,让他拥有更大程度上的自由与选择权。
后来,我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伙伴,我们一致认同编程教育应该成为这个时代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这群家伙里有全国前五的对冲基金经理,有顶级互联网公司高管,还有BAT的资深工程师。我们一拍即合,决定撂下手头所有的活儿,全心全意投入WeCode编程教育事业里。如果说心里有什么执念,那就是让更多的孩子可以享受中国、乃至全世界最好的计算机基础教育和编程教育,让孩子们真正成为未来的创造者。
我们希望,在WeCode的世界里,孩子们可以拥有最好的编程学习工具、内容以及服务,孩子们可以轻松、快乐地学会真正的编程。在WeCode学习编程,小学生也可以用Python编写出智能语音对话机器人,也可以从第一行代码开始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网站,还可以写一个爬虫程序在全网收集你关注的任意问题,甚至用大数据方法预测世界杯的冠军。每个复杂的程序都是由一行行代码搭建起来的,而WeCode的使命,就是做好孩子的第一节编程课。
最后,祝我们的孩子们、全社会的下一代们,通过学习编程,未来可以走在更宽广的人生大道上!

孙赫

WeCode创始人&C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