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程启蒙机器人,真玩偶还是真故事?

人工智能的火热加剧了中国家长的焦虑。

20177月,国务院印发了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,提到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,逐步推广编程课程,并为一些机器人竞赛加入了应试加分机制。

201811月,全国首套涵盖了从小学到高中的人工智能教材面世。其中涵盖了AI应用和研发以及编程课程等。

再加上科技名人的“示范效应”:埃隆·马斯克9岁就开始学习编程、马克·扎克伯格10岁开始学编程,乔布斯和比尔·盖茨十二三岁时也开始接触编程了……

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的教育思维促发了编程教育赛道的急剧膨胀,专注编程启蒙教育的编程机器人在这个时候杀了出来,只是在玩具和教具间模糊摇摆的编程机器人真是一个好故事吗?


多个风口交叉下的编程机器人赛道大神云集

几乎在一夜之间,编程培训突然就超越了马术剑道、钢琴芭蕾这类“高雅贵族活动”,站在了少儿课外培训鄙视链的顶端。

在家长们看来,学习音乐美术作为素质教育的一种固然不错,然而编程的好处更多,两者间的区别就像“授人以鱼”和“授人以渔”。音乐美术传授的只是一项能够增强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技能,编程却是教会孩子具体使用一项工具,而这个工具能够从多个维度来扩展孩子的能力,机器人编程培养的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码农,培养的是把科技和创意结合起来的新人类。

根据中国产业调研网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专题研究分析与发展趋势预测报告》预计,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2万亿,以此估计,少儿编程培训市场的规模在100亿元左右。与之对应的是少儿编程培训市场低的可怜的市场渗透率,仅有0.96%

行业预测,少儿编程培训渗透率每提高1%,整个市场规模就可扩大100亿。由于编程机器人同时站在儿童教育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等多个风口下,资本随风起舞,玩家扎堆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几乎所有的少儿培训课程都提倡寓教于乐、快乐教学,特别是一些本质枯燥,内涵深奥的科目,培训机构在进行课程设置时都是由浅到深,用奖励诱导、游戏玩乐的方式来吸引孩子家长报名和续课,这一点在编程机器人培训中表现的尤为明显,并不是说这种教学方式不对,但在唯数据论思想的指导下,编程器机器人培训课程的设计还是存在问题。


我以为我学的是编程,谁知道我学的是搭积木

在报名机器人编程课程之前,首先需要明确,学习的目的是学会组装、搭建和编写程序运行机器人,组装搭建机器人是服务于编程学习的,在整个流程中,机器人只是作为检验和实现程序功能的一个道具。

然而目前很多编程机器人课程的设计,硬件知识的比重会大大高于编程知识。最常见的场景是,辛辛苦苦花几个小时搭建机器人,最后的编程只需几分钟,很多家长在为孩子报名了课程之后才发现,编程机器人课程设置与初衷相差甚远。这一点在乐高这类玩具厂商转型过来的玩家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,一些大型的乐高机器人拼装搭建少则以小时计数,多则以天计数。

不可否认,在搭建机器人的过程中,孩子可以从中学到不少机械原理、电子电路和电机等方面的知识,但整套课程硬件知识与编程知识比例搭配极不均衡,“编程”似乎只是为了蹭热点而存在。难怪有家长如是吐槽:我以为我学的是编程,谁知道最后才发现学的是搭积木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家长和孩子才发现自己陷入了误区,应该学习真实的Python代码编程。

WeCode的孩子们早就开始接触Python代码编程,开发小游戏、爬虫、网页制作等, 加入WeCode,让孩子领先同龄者,早一步进入人工智能的世界。

原文链接:dsnaiofneoifieows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