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霸并非是天生,99%来自他们父母的正确选择

我们经常能听到一些词“学霸”、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很多人会觉得拥有这些头衔的都是天赋使然,一般人纯靠努力永远达不到他们的成就。

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天赋,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


很多人对学习的理解是这样的:每天挑灯夜战刻苦学习,但考试成绩总是差强人意,这样的人就是天赋低的学渣;每天吃喝玩乐,考试前随便翻翻书就考了高分,这样的人是天赋高的学霸。


他们认为天赋完全由基因决定。天赋低的人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弥补这种差距。天赋是勤奋的功率。总而言之,很多人认为成绩=天赋×努力,这实在太肤浅了。


天赋的差距固然存在,也会影响学习。我不否定天赋,但是,大多数人太高估了天赋的作用。实际上很多人的成功不在于天赋,而是在于背后的学习方法。


学习速度,可以呈指数增长


其实,很多所谓学神付出少但回报高的原因,并不是我们所谓的“天赋”,而是它们:学习习惯与思维习惯。


它们不被识别,却潜移默藏在生活中,当它们渗透到学习的每一个细节中,体现出来就是一种“天赋”的错觉。



学习习惯是非常重要的,一个学习习惯差的人,“放弃枯燥的事物而寻求娱乐”的经历更多,于是他屡次从中获得快感,更倾向于具有强烈刺激的事物。


但是一个学习习惯好的人,有可能从小适应了枯燥一些的课程,少了一些刺激的经验,所以对低刺激的事物更偏好。这利于在枯燥中坚持下去,随之而来的好成绩正向激励了这种亲和枯燥的习惯。


当两个人同时遇到枯燥的学习,前者在这种环境中极易走神,花了三小时在随时袭来的走神中,走走停停,勉强推完了这个坎;而后者更倾向于专注下去,二十分钟就能推完。并且两人的印象深度天差地别。


过后,人们就认为这是天赋,是智商。



一个学习习惯差的人,更多地体会了拖延学习来开小差的快感,所以习惯于享受这种感觉,于是开始不断拖延。而习惯好的人可能相反,在每一次立即行动后,获得了巨大的奖赏,成了一种正向循环。


于是同样是上课讲到难点,前者倾向于打算拖到课后再消化,后者则更倾向于直接正面应对,当下解决问题。结果,前者上课和小可时间全部浪费,而且效率低;而后者则能在一马平川的课后时间自由地平推进度刷熟练,由此多出三四倍的有效学习时间。


过后,很多人就会觉得这是天赋,是智商。


学习速度在这种正向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呈指数叠加。当这种正向的状态成为习惯,那下次选择坚持学习,也就没有痛苦了。


极好的思维习惯,造就高效率学习


你们可能也遇到过这种情况,有的学生并没在枯燥中努力,却能回回年级前几。难道刚刚说的都是悖论吗?当然不是,是因为这群人身上的另一种思维习惯。这是一种更不易被察觉的因素。


我们在学习时,通常会和自己熟悉的事物做对比和联系,比如我们看到有眼有鼻,会跑会跳的,会认为它是动物,因为具有相似特征的我们都把它叫做动物。这就叫做思维习惯,而且这种因素及其重要!



能掌握这种能力的孩子常会将一类事物进行归类并找出“重复规律”。遇到类似问题直接套用解决。越积累,解决问题的速度越快。


解决问题的成功次数多了,在价值观上就能激励他们思考,养成强烈的思考倾向。这是一种正向激励,让他们看到难题就想积极思考,认真琢磨。


当他们形成兴趣,便会爱屋及乌地对数学、物理、天文、历史等等具体的领域感兴趣。而兴趣对一个人学习的作用,不言而喻。


做题,更好地熟悉逻辑通路



天才的诞生,也少不了对思维习惯的长期训练。以数学家高斯为例,他说自己学会说话之前就会计算了,这说明,在高斯的幼年经常接触到各种数字,无意间让他很小的年龄就掌握了初等算术。


不仅如此,1818年高斯担任丹麦的测地工作,整个工作持续了8年,他测绘所画的图逾100万张,野外实测数据汇总后,全部计算工作由高斯负责,总计算量需要这个人一天不休地计算10年,工作强度高到无法想法!


这样的思维训练无疑影响巨大。比如说,同样解决一道难题或理解一个难的概念,需要经过至少七层嵌套的逻辑,一个经过高度逻辑训练的人,前三层逻辑早已烂熟于心,第四五层逻辑又在他以前做过的题目、看过的书中熟悉过,剩下的工作只不过是推出剩下的两层逻辑而已:



而一个没经过高度逻辑训练的人,可能只能熟悉前两层的逻辑,要解决这个问题,他就要占用极大的工作记忆空间,经历无数次试错,承受大量不熟悉逻辑的痛苦,才能HOLD住那高达五层的逻辑树。于是解不出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了。



做题本质上的好处,就是熟悉逻辑范式,缩小推理的“可能性空间”,从而让自己的逻辑习惯能更好地拟合实际问题的路径。这种逻辑通路的熟悉,会迁移到我们未来遇到具有类似底层逻辑的问题中去,从而举一反三。


习惯可以有很多上升空间


一个人的成就是综合因素组成,获得一半的优秀习惯就已经不平凡了,即使是获得大半的天才,也有自己的薄弱点,所以根本上决定学习效率的,其实就是养成的习惯。


无数的学生依据其从小到大的一个个习惯,积累下的一点点经验,纷繁复杂的成长环境,人尽不同的个人经历,高低不平的天赋和主观能动性,上上下下地分布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学生身上。



在这个分布中最右端的那些人,可能不是每个变量都顶尖,但每个变量至少做到了“优秀”这个层次。



天赋和努力其实都属于一个变量而已,当一个人达到了较高的水平,短板效应就明显起来,这时,习惯、天赋、努力、方法等已经是缺一不可。此时,所有的高权重因素基本都会成为必要条件,天赋在其间并无什么不同之处。所以普通人常说的“天赋决定上限”很明显是不科学的,只是给自己平凡的成就找借口罢了。


大多数的高考省状元,身上同时集成了顶尖的天赋,强大的规划能力,最优秀的教育资源,从小刻苦的才艺训练,对特定学科的热爱,每天精确6小时整睡眠的作息等优秀的因素,才有了最顶尖的成绩。


所有的因素共同决定上下限。天赋唯一的特殊性就是不可改变。以大多数人的习惯之差,习惯的上升空间是非常大的。


习惯,真的比智商重要多了


智商的影响力确实大,但习惯,真的比智商重要多了。


你的归纳能力再高,也抵不上爱总结的孩子积累下可观的经验与理论存量;你的反应速度再快,也抵不上意志强的孩子听课从不走神的耐力;你的工作记忆再强,也抵不上家教好的孩子轻易专注两个小时的好习惯。


说了这么多,其实真正要说的是:学习习惯与思维习惯,是另一种形式的阶级固化。


无数的习惯,就像一道道坚固的高墙,从游戏和上课之间建立,也从漫画书和名著之间建立……等你发觉这一切之时,高耸在普通人和学霸学神之间的,已是一道道无形而万难贯穿的壁垒,残酷地分隔出强弱有序,不可僭越。




学习效率当然也会被学习环境所影响:一个是高考前重点学校的晚自习课,一个是颓废懒散的大学自习室,前者的效率会明显高于后者。

在一线城市的富人家庭,能给孩子的学习环境和水平,与四五线城市普通家庭提供的环境也必然差距很大。

在一线城市,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资源和引导,最优秀的学习习惯和思维习惯渗入了他们的骨髓,融入了他们的血液,七岁的某个教训中养成的专注学习心无旁骛的习惯,九岁的某次接触中种下的对某学科兴趣的种子,十二岁的某次引导中建立的超前自学的技巧,十五岁的竞赛训练中积累的无数的底层思维方法——开始隐蔽地化入了他们学习的每一个底层细节中,变得行云流水一般自然。



他们就这样顶着天才的光环,获得不用花费多大努力也能轻松学好的特权。

习惯的作用是如此的隐蔽,以至于弥散渗透在了学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中,所以我们误以为这就是天赋。事实上,习惯是可以被后天改变的,但它需要正确的引导,还要克服与生俱来的懒惰。

原文链接:dsnaiofneoifieowsnfo